施政方向不明 美國教育部引發「為誰爭取權益」質疑

Posted on

進入美國總統川普的行政團隊已六個月,教育部長貝琪.戴弗斯的高等教育政策仍如同一只黑盒子。二月份當戴弗斯確認接掌教育部長一職時,眾人僅知她對中小學教育選擇權之熱忱,並以此自許為學生與家長的消費者權益倡議者。然而高等教育觀察家質疑,此願景在高等教育部分是否適用?

此項高等教育之疑問至今仍未解。在戴弗斯部長領導下,美國教育部已在一些政策上採取行動,如「暫停」兩項歐巴馬政府推動之大專院校教學績效責任制度,待重新協商;將教育部對校園性騷擾案件的調查範圍縮小;並將學生貸款服務機構單一化。

而這些動作主要在收回歐巴馬政府推動之較積極政策,並不能代表現任教育部之施政作為。同時,目前教育部如公布的任何消息均傾向較高調且概括性。整體而言,戴弗斯部長對高等教育政策著墨甚少,在媒體發表會上避重就輕,僅以簡單的說明解釋規定的變革。迄今,這些簡要說明僅略提及現行系統複雜性,以及在教育機構、學生、納稅人之利益之間取得平衡的必要。以至於各教育專家只能盡力思索可能的蛛絲馬跡以了解聯邦政府將如何面對高等教育的各項挑戰。

位於華府的保守派智庫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高等教育專家瑪麗.克萊兒.安瑟倫(Mary Clare Amselem)認為現任教育部提出之規定變革是好的開始,可降低革新門檻以及監管成本。

無論較好或較壞,歐巴馬政府清楚的讓大專校院了解誰是他們的選民;透過試圖監督營利性機構、創造消費者導向之大專院校評比系統,並對大專院校處理校園性騷擾案件的方式施壓,明確傳遞一清楚的訊息:歐巴馬政府為學生爭取權益。

迄今顯而易見,為學生爭取權益已非教育部的唯一要務。教育部官員表示該部會確以學生之最大利益為己任,但同時亦表示需納入大專院校之利益以確保全面公平的重要性。

部分大專院校及企業對歐巴馬時期教育部的積極作風感到不滿,則對現任教育部的改變表示歡迎。另一方面,批評者則認為藉由收回成命所達成的公平性,令人質疑教育部是採觀望態度,可能是置教育機構與企業之利益優先於學生。

史畢羅斯.普塔薩爾提斯(Spiros Protopsaltis)現為喬治梅森大學客座副教授,亦為歐巴馬政府時期教育部官員之一,他表示現任教育部先行採取的行動與聲明與該部會任務背道而馳,「任職於聯邦政府單位,卻不為學生與納稅人而爭取權益,這令人難以接受。」

根據教育部發言人伊莉莎白.希爾(Elizabeth Hill)的說法,教育部決策三大前提:服務學生並改善「高中畢業後之多元成功途徑」的可及性,簡化大專院校繁複規定,以及「保障納稅人權益」。

然而在這些概括提議以外,針對美國高等教育系統所面臨的眾多挑戰該如何處理,教育部迄未提出任何細節,當中的重要議題包括:學生貸款債務、學位完成度、職場勞動力準備。

希爾表示,除了重新協商歐巴馬時期之消費者保護條款,教育部長亦盼能「從頭開始」制定聯邦高等教育法,以「確保教育部施政可符合 21 世紀學生及高等教育機構之需求」。教育觀察者認為,由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法令重新開始並不容易,但亦非不可能之事。

所有對這些提案的作為最後彙總成一項任務是許多人對川普政府與戴弗斯教育部的期望:反對聯邦政府干預高等教育。

無論教育部保護的是學生、是大專院校,或兩者皆是,該部會終究隸屬於白宮當局。教育部目前所面臨的許多困境,如人員安派不當、缺乏認同的預算提案、對高等教育有強烈主見的國會議員的反對等,均可歸因於根本的政治立場不同。然教育部次長或以下主管目前仍從缺,教育部尚未顯露出任何提名意圖,遑論主管高等教育的助理次長,而這些職位之官員常是教育部政策推動之主力。

 

參考資料來源:2017年7月21日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連結網址: http://www.chronicle.com/article/Who-Does-DeVos-s-Department/240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