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行政人力急增原因解析

Posted on

加州審計處四月間公布一項報告,指出過去九年間,加州州立大學系統增聘管理職缺的速率較其他高出一倍以上,卻未提出解釋。報告指出「對於聘任的管理人力數目,學校常無法提出正當理由,亦無法證明這些管理人員的工作成效。」從某些角度而言,這是高等教育行政膨脹的又一例。

肯塔基州中央學院(Centre College)經濟系榮譽教授羅伯特.馬丁(Robert E. Martin)針對行政管理職增加如何衝擊大學學費所作研究表示,審計處此份報告亦反映出教育行政主管必須審慎思考的細微因素:「大專院校董事會應探討人事結構為何改變、如何改變。」

問題並不單純。一般專家認為行政職成長的核心原因主要為專業人員的聘任,實亦為高等教育日新月異本質的反映。

下列為最常見之原因:

一、學生與家長對大學體驗期望更多

學生進入校園所期望的服務與設施,多非傳統大學所能提供。現代大學多已提供各種學生服務,諸如協助申請獎學金、輔助就業、心理諮商、頂尖的宿舍、健康中心、海外留學機會引介,以及迎新活動等。每一項新服務或設施均需要專業人員策劃主導。馬丁教授表示:「當有一所大學開始提供這些服務,其他大學就會紛紛跟進,就像角力競賽。」

Delta Cost Project為監督大專院校資金流向的美國研究機構,成員唐娜.德羅徹(Donna M. Desrochers)所發表的一項報告指出在各類機構中,過去十年間薪資成長最迅速的為學生服務相關職位,顯示有許多專業職位是為了協助學生而新增。

二、學生成就是場高風險遊戲

學生入學後,校方即希望能加以輔導避免輟學,關注留校率與畢業率已成為行政主管與其同仁的日常責任。

許多教育機構聘有專業顧問,確保學生選修到所需要的課程與指導,而這些在過去是教職員的工作範圍。註冊與招生組表示必須增聘人員以因應日益複雜的程序。致力於輔導學業落後的學生,亦造成行政職的成長。馬丁教授指出:「有些學生需要相當多的指導與鼓勵,才能確實跟上大學課程。」

三、大學尋求新資金來源

隨著州政府的高等教育補助款受限,公立大學轉向募款專家求助,俾由私人捐款及其他來源募得資金,填補預算差距。馬丁教授指出,針對擴增推廣單位人力,大學提出的解釋相當常見,「學校表示聘請專業人員的募款結果,遠大於聘請他們所支付的薪資。」

確實,聖地牙哥州大向加州審計處提出報告,該校增聘管理人員以協助首次全面性募款活動,活動目標為 5 億美元,於四月份活動結束時共募得 8 億美元,甚至超過修訂後的目標 7.5 億美元。

四、績效責任為全職工作

大學必須遵守多項州政府與聯邦政府管理法規,此外尚有如大學體育協會等組織的複雜規定,以避免面臨法律訴訟。現為高等教育顧問機構 rpk Group 合夥人的德羅徹女士認為,行政職位的成長部分可歸因於校方因應績效責任之需求。例如聯邦政府對大學處理校園性侵害的方式嚴格審查,即造成新的人事增聘潮。

德羅徹女士表示:「經營管理教育機構遠較往日困難,法規與合規議題即為原因之一。」

五、官僚主義衍生官僚主義

成長中的機構易產生官僚之擴張,由於人事的增聘通常是一機構正面臨新挑戰的明顯跡象。

米歇爾.賈尼尼(Michele Zanini)是協助企業減少官僚的智庫 Management Lab之經理,他指出決策者透過人事增聘,拉開基層人員與高階管理人員的層級。管理差距及層級間通常需要設立新規定與程序,並需要執行人員,這通常造成新聘更多人員,或設置更多需要協調的單位。賈尼尼表示:「官僚主義從不會縮減,一旦官僚制度形成,便難以再回頭。」

 

參考資料來源:2017年5月25日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連結網址: http://www.chronicle.com/article/5-Forces-That-Drive/240160